ZhangWeiGuo 张伟国

@zhangweiguo

媒体边缘人

【《争鸣》杂志社论:新班子一大败笔】習近平在全面接班後主演了兩個大動作:一是對內,他領導中國人作了一場「中國夢」;二是對外,他上任後第一次出訪,就是去朝拜俄羅斯。
 
  習近平這兩個大動作,當然都有編劇和導演在策劃和安排,但由他來主演,那政治意義就不同尋常了。我們在上一期的社論裡,已經對那些編劇們給他準備的夢話作了評論,現在必須對策劃習近平訪俄這一特大敗筆說幾句話了。因為此事不僅關乎國家命運,而且關乎世界格局。在「冷戰」結束二十多年後的今天,我們實在不知道躲在新班子背後策劃這樣一次出訪的「高參」或「元老」們是何居心!
 
  對於中國來說,俄羅斯是個什麼?它完全是個專門欺侮我們的強盜鄰居!老沙皇侵吞了我國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土地,新沙皇更是列強在中國培植代理人以便控制中國的角鬥中最後勝出的絕對冠軍。是它出人出錢,在中國一手組建了「共產國際中國支部」,使它在這個東方大國內部有了可靠的代理人,後來這個代理人已經發展成國中之國──在中國領土上建立了一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二十世紀三十年代曾經有三個中國並存在中華大地上:一個是中華民國,一個是日本的傀儡滿州國,一個就是共產國際中國支部建立的中華蘇維埃。這個蘇維埃只是離它的「祖國」蘇聯太遠,才沒有成為蘇聯的加盟共和國。一九四三年共產國際解散以後,蘇聯和中共的聯繫也從未中斷。二次大戰末期,太平洋戰爭勝負已定,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美國向廣島投下第一顆原子彈以後,日本已經決定投降。蘇聯這時才十萬火急,在八月八日對日「宣戰」趕緊派兵進入我國東北,坐收漁人之利。蘇軍像土匪一樣,把日本人經營十幾年的東北所有工礦機器設備,全部搶走運回蘇聯。但它卻把日軍所繳的武器彈藥,都送給中共打內戰,讓中國人在日本人走後自相殘殺。當時中國的合法政府是國民政府,國共雙方已經協議和平建國,即便中共想打也不是中央軍的對手,但是斯大林把東北的地盤和重武器交給中共,力量對比就變了。為了使中共能打敗國民黨以便在亞洲建立一個最大的親蘇政權,蘇軍還慷慨地把自己帶來的一千門榴彈砲也全部留給中共,並訓練他們如何使用,這才使中共得以「鳥槍換炮」,才能從「打了就跑」的游擊隊變成強大的野戰軍。這是中共敢於和國民黨正面作戰主要原因,並且是它在內戰中取得最後勝利的決定因素。可見,從中共誕生到推翻國民黨政府,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蘇聯都起着關鍵的作用。
 
  這是「無私的國際主義」嗎?不是。蘇俄最初派人拿錢來中國「建黨」,是為了保衛新生的俄國蘇維埃免於滅亡。至於二次大戰中和戰後對中共的「援助」,是為了控制中國,以便在冷戰中壓倒美國。
 
  一九五○年的朝鮮戰爭是金日成和斯大林發動起來的,當他們的戰爭冒險遭到文明世界的反擊而瀕於敗亡之際,斯大林就迫使毛澤東「抗美援朝」。這場最愚蠢的「抗美援朝」,硬是用幾百萬中華兒女的鮮血和生命挽救了金家小朝廷對朝鮮人民的殘暴統治。而且蘇聯「支援」的軍火都要中國償還!直到中國三年大饑荒,餓死幾千萬人時,都要從飢寒交迫的中國飢民口裡奪食,運去蘇聯抵償「抗美援朝」債務!
 
  毛澤東從最初「走俄國人的路」到掌握全國政權時的「一邊倒」,果然沒有辜負新沙皇的栽培和恩典,在國內凡事都「向蘇聯學習」,在國際上則跟在蘇聯屁股後頭甘當小伙計,在冷戰中衝鋒陷陣。他的奴顏婢膝到了什麼程度,只要看他欽定「劃右派標準」就知道了。在這個決定中國人命運的「生死簿」上,誰只要粘上一條罪名,就劃成右派了。而其中有一條就是「反蘇」。只要誰對蘇聯稍有不敬,他就得戴上「右派」帽子,別想再抬頭做人了。
 
  只是毛澤東稱帝的欲望太強,隨著羽翼豐滿,只躲在中國當「偉大領袖」已經不過癮,而想在世界上當「最偉大的領袖」,這才跟「老子黨」蘇共鬧翻,這才掉過頭來和「美帝」眉來眼去。不過這種眉來眼去絕非真的動了感情,因為共產主義和自由民主乃是不共戴天的死敵,絕對不可能有共同理念基礎上的真誠合作。
 
  但是作為一個獨立國家的對外關係,作為從本國(當然首先是統治者)利益出發的策略選擇來說,毛澤東與美建交,倒是一項精明的決策。它不但震懾住了「北極熊」,使它不敢逼中國太甚,而且打開了中國登上國際舞台的道路。
 
  中國改革開放之後,「鄧胡趙」繼續遵循著毛澤東開闢的外交格局,按照平等互利的原則和美國為首的西方往來。其實所謂「開放」,就是向西方開放,因為中國本來就是被蘇聯奴役的東方集團的一員。而且中國要實現現代化,也只有向西方尋求資金和技術,但是一黨專政依然如故。然而現代化的科學技術只能在自由民主的社會制度下才能茁壯成長。扼殺自由民主、摧殘獨立人格的極權統治,雖然可以靠壟斷一切資源、實行人海戰術、利用「舉國體制」弄出些巨大工程和毀滅性武器來稱王稱霸,但對自然的破壞和對社會的高壓,最終被窒息的恰恰是統治者自己。這就是蘇聯這個龐然大物最後轟然倒塌的根本原因。殷鑑不遠,中國還要繼續「走俄國人的路」嗎?
 
  其實二十世紀後半葉的「冷戰」,就是蘇聯要稱霸世界而向自由民主國家發起的挑戰,簡單地說就是「俄國人的路」和「美國人的路」的鬥爭或競賽。中國要現代化,只能走美國人的路。但是以一黨專政為最高利益或「核心價值」的共產黨,從骨子裡就對美國抱有敵意,所以在中共黨內自從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就有改革派和反改革勢力的尖銳鬥爭。鄧小平所定下的「韜晦」策略,就是麻痺美國的:「我現在不和你爭霸」。在對外往來上,經濟和科技上「走美國人的路」,政治和軍事上則堅定不移地繼續走「俄國人的路」。這也就是為什麼終結共產黨統治的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被中共在內部駡為「叛徒」,而當蘇聯軍方發動反戈爾巴喬夫的「八一九」政變失敗時,中共黨內左派一片呼天搶地如喪考妣的原因。
 
  但是不管中共掌權者心裡怎樣想的,至少在公開場合,中國還是執行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在美俄之間,對誰也沒有過份親熱。
 
  然而俄國在蘇聯解體後卻有了變化,在蘇共潰散以後,新組建的俄國共產黨不管是否在多大程度上改弦更張,現在還成不了氣候。已經成為俄國主宰的普京,卻開始顯示出某種新沙皇的氣派,他不但在國內表現出集權的傾向,在國際上也按捺不住霸氣了。這個克格勃出身的俄國總統,將來到底走什麼路還很難說,因為他已經表現出想恢復「冷戰」的意圖。
 
  我們為什麼說習近平上任後首次出訪目的地選在俄國是最大的敗筆,還不是單純從改革這個層面出發的。暫且不管中共是否改革,即使它堅持一黨專政如故,去朝拜俄國都是下策。因為此舉背離中國的民族利益,有損中國的國格。你們不是用「愛國主義」灌輸人民嗎?你就是只愛自己一黨專政,也總得保護自己統治的中國獨立富強吧?如今把習近平推出去,叫他以黨的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的身份到俄國去,閉口不談領土懸案,這不是為江澤民出賣國土的支票加上「背書」嗎?叫他去瞻仰中共在「蘇維埃祖國」的庇護下召開「六大」的「聖地」,並向普京致謝,這是一種矮化自己「認祖歸宗」的舉動。如果蘇聯尚未解體,蘇共尚未亡黨,還可以在「社會主義陣營」和「國際共運」的旗號下面敲打一陣,壯壯行色。如今「陣營」已崩潰,「共運」已瓦解,何苦演出這樣一齣感恩戴德的小戲呢?其實這正是習近平此行所要發佈的重要信息:俄羅斯這個砝碼是中國外交天秤裡最重的一顆。這個信息顯然是發給美國人的:中國已經和俄國結成更緊密的戰略伙伴關係。事實上在聯合國安理會解決國際問題時,中俄站在一起對抗美英法的情形已經不是個別現象了。
 
  事實上習近平訪俄已經引起國內外有識之士的擔憂。「聯俄抗美、使不得」的呼聲,不知中南海能否聽見。其實「聯俄」的提法還是比較留有餘地,確切地說其實是「投俄」。儘管中國的GDP現在全球排行第二,但是俄國強大的軍力遠非中國可比。至於在國際政治的折衝能力上,也決不可低估俄國的老謀深算,更不可小看普京的政治手腕。和這樣一個心懷叵測的強鄰打交道,可要三思啊!
 
  在當前自由民主大潮的衝擊下,千萬不要為了堅持一黨專政的私利而置民族根本利益於不顧,千萬不要投身兇惡的強鄰以求自保!
 
  中共十八大新班子和他們背後的高參良莠不一,人們都寄望於習近平。不過對他的看法也是褒貶不一。我們不想對他過早下判斷,而只是就事論事。官媒當然努力造神,但我們對新興的造神運動毫無興趣,只是如實地把習近平看作一個「人」,並冷靜地評論他就職後交出的每份答卷。希望他能「兼聽則明」,希望他能聽得進逆耳之言,希望他能意識到自己的責任之重,切不可走上別人給他安排的成「神」之路!http://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2013/05/blog-post_2195.html

Views 435

731 days ago

【《争鸣》杂志社论:新班子一大败笔】習近平在全面接班後主演了兩個大動作:一是對內,他領導中國人作了一場「中國夢」;二是對外,他上任後第一次出訪,就是去朝拜俄羅斯。

  習近平這兩個大動作,當然都有編劇和導演在策劃和安排,但由他來主演,那政治意義就不同尋常了。我們在上一期的社論裡,已經對那些編劇們給他準備的夢話作了評論,現在必須對策劃習近平訪俄這一特大敗筆說幾句話了。因為此事不僅關乎國家命運,而且關乎世界格局。在「冷戰」結束二十多年後的今天,我們實在不知道躲在新班子背後策劃這樣一次出訪的「高參」或「元老」們是何居心!

  對於中國來說,俄羅斯是個什麼?它完全是個專門欺侮我們的強盜鄰居!老沙皇侵吞了我國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土地,新沙皇更是列強在中國培植代理人以便控制中國的角鬥中最後勝出的絕對冠軍。是它出人出錢,在中國一手組建了「共產國際中國支部」,使它在這個東方大國內部有了可靠的代理人,後來這個代理人已經發展成國中之國──在中國領土上建立了一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二十世紀三十年代曾經有三個中國並存在中華大地上:一個是中華民國,一個是日本的傀儡滿州國,一個就是共產國際中國支部建立的中華蘇維埃。這個蘇維埃只是離它的「祖國」蘇聯太遠,才沒有成為蘇聯的加盟共和國。一九四三年共產國際解散以後,蘇聯和中共的聯繫也從未中斷。二次大戰末期,太平洋戰爭勝負已定,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美國向廣島投下第一顆原子彈以後,日本已經決定投降。蘇聯這時才十萬火急,在八月八日對日「宣戰」趕緊派兵進入我國東北,坐收漁人之利。蘇軍像土匪一樣,把日本人經營十幾年的東北所有工礦機器設備,全部搶走運回蘇聯。但它卻把日軍所繳的武器彈藥,都送給中共打內戰,讓中國人在日本人走後自相殘殺。當時中國的合法政府是國民政府,國共雙方已經協議和平建國,即便中共想打也不是中央軍的對手,但是斯大林把東北的地盤和重武器交給中共,力量對比就變了。為了使中共能打敗國民黨以便在亞洲建立一個最大的親蘇政權,蘇軍還慷慨地把自己帶來的一千門榴彈砲也全部留給中共,並訓練他們如何使用,這才使中共得以「鳥槍換炮」,才能從「打了就跑」的游擊隊變成強大的野戰軍。這是中共敢於和國民黨正面作戰主要原因,並且是它在內戰中取得最後勝利的決定因素。可見,從中共誕生到推翻國民黨政府,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蘇聯都起着關鍵的作用。

  這是「無私的國際主義」嗎?不是。蘇俄最初派人拿錢來中國「建黨」,是為了保衛新生的俄國蘇維埃免於滅亡。至於二次大戰中和戰後對中共的「援助」,是為了控制中國,以便在冷戰中壓倒美國。

  一九五○年的朝鮮戰爭是金日成和斯大林發動起來的,當他們的戰爭冒險遭到文明世界的反擊而瀕於敗亡之際,斯大林就迫使毛澤東「抗美援朝」。這場最愚蠢的「抗美援朝」,硬是用幾百萬中華兒女的鮮血和生命挽救了金家小朝廷對朝鮮人民的殘暴統治。而且蘇聯「支援」的軍火都要中國償還!直到中國三年大饑荒,餓死幾千萬人時,都要從飢寒交迫的中國飢民口裡奪食,運去蘇聯抵償「抗美援朝」債務!

  毛澤東從最初「走俄國人的路」到掌握全國政權時的「一邊倒」,果然沒有辜負新沙皇的栽培和恩典,在國內凡事都「向蘇聯學習」,在國際上則跟在蘇聯屁股後頭甘當小伙計,在冷戰中衝鋒陷陣。他的奴顏婢膝到了什麼程度,只要看他欽定「劃右派標準」就知道了。在這個決定中國人命運的「生死簿」上,誰只要粘上一條罪名,就劃成右派了。而其中有一條就是「反蘇」。只要誰對蘇聯稍有不敬,他就得戴上「右派」帽子,別想再抬頭做人了。

  只是毛澤東稱帝的欲望太強,隨著羽翼豐滿,只躲在中國當「偉大領袖」已經不過癮,而想在世界上當「最偉大的領袖」,這才跟「老子黨」蘇共鬧翻,這才掉過頭來和「美帝」眉來眼去。不過這種眉來眼去絕非真的動了感情,因為共產主義和自由民主乃是不共戴天的死敵,絕對不可能有共同理念基礎上的真誠合作。

  但是作為一個獨立國家的對外關係,作為從本國(當然首先是統治者)利益出發的策略選擇來說,毛澤東與美建交,倒是一項精明的決策。它不但震懾住了「北極熊」,使它不敢逼中國太甚,而且打開了中國登上國際舞台的道路。

  中國改革開放之後,「鄧胡趙」繼續遵循著毛澤東開闢的外交格局,按照平等互利的原則和美國為首的西方往來。其實所謂「開放」,就是向西方開放,因為中國本來就是被蘇聯奴役的東方集團的一員。而且中國要實現現代化,也只有向西方尋求資金和技術,但是一黨專政依然如故。然而現代化的科學技術只能在自由民主的社會制度下才能茁壯成長。扼殺自由民主、摧殘獨立人格的極權統治,雖然可以靠壟斷一切資源、實行人海戰術、利用「舉國體制」弄出些巨大工程和毀滅性武器來稱王稱霸,但對自然的破壞和對社會的高壓,最終被窒息的恰恰是統治者自己。這就是蘇聯這個龐然大物最後轟然倒塌的根本原因。殷鑑不遠,中國還要繼續「走俄國人的路」嗎?

  其實二十世紀後半葉的「冷戰」,就是蘇聯要稱霸世界而向自由民主國家發起的挑戰,簡單地說就是「俄國人的路」和「美國人的路」的鬥爭或競賽。中國要現代化,只能走美國人的路。但是以一黨專政為最高利益或「核心價值」的共產黨,從骨子裡就對美國抱有敵意,所以在中共黨內自從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就有改革派和反改革勢力的尖銳鬥爭。鄧小平所定下的「韜晦」策略,就是麻痺美國的:「我現在不和你爭霸」。在對外往來上,經濟和科技上「走美國人的路」,政治和軍事上則堅定不移地繼續走「俄國人的路」。這也就是為什麼終結共產黨統治的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被中共在內部駡為「叛徒」,而當蘇聯軍方發動反戈爾巴喬夫的「八一九」政變失敗時,中共黨內左派一片呼天搶地如喪考妣的原因。

  但是不管中共掌權者心裡怎樣想的,至少在公開場合,中國還是執行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在美俄之間,對誰也沒有過份親熱。

  然而俄國在蘇聯解體後卻有了變化,在蘇共潰散以後,新組建的俄國共產黨不管是否在多大程度上改弦更張,現在還成不了氣候。已經成為俄國主宰的普京,卻開始顯示出某種新沙皇的氣派,他不但在國內表現出集權的傾向,在國際上也按捺不住霸氣了。這個克格勃出身的俄國總統,將來到底走什麼路還很難說,因為他已經表現出想恢復「冷戰」的意圖。

  我們為什麼說習近平上任後首次出訪目的地選在俄國是最大的敗筆,還不是單純從改革這個層面出發的。暫且不管中共是否改革,即使它堅持一黨專政如故,去朝拜俄國都是下策。因為此舉背離中國的民族利益,有損中國的國格。你們不是用「愛國主義」灌輸人民嗎?你就是只愛自己一黨專政,也總得保護自己統治的中國獨立富強吧?如今把習近平推出去,叫他以黨的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的身份到俄國去,閉口不談領土懸案,這不是為江澤民出賣國土的支票加上「背書」嗎?叫他去瞻仰中共在「蘇維埃祖國」的庇護下召開「六大」的「聖地」,並向普京致謝,這是一種矮化自己「認祖歸宗」的舉動。如果蘇聯尚未解體,蘇共尚未亡黨,還可以在「社會主義陣營」和「國際共運」的旗號下面敲打一陣,壯壯行色。如今「陣營」已崩潰,「共運」已瓦解,何苦演出這樣一齣感恩戴德的小戲呢?其實這正是習近平此行所要發佈的重要信息:俄羅斯這個砝碼是中國外交天秤裡最重的一顆。這個信息顯然是發給美國人的:中國已經和俄國結成更緊密的戰略伙伴關係。事實上在聯合國安理會解決國際問題時,中俄站在一起對抗美英法的情形已經不是個別現象了。

  事實上習近平訪俄已經引起國內外有識之士的擔憂。「聯俄抗美、使不得」的呼聲,不知中南海能否聽見。其實「聯俄」的提法還是比較留有餘地,確切地說其實是「投俄」。儘管中國的GDP現在全球排行第二,但是俄國強大的軍力遠非中國可比。至於在國際政治的折衝能力上,也決不可低估俄國的老謀深算,更不可小看普京的政治手腕。和這樣一個心懷叵測的強鄰打交道,可要三思啊!

  在當前自由民主大潮的衝擊下,千萬不要為了堅持一黨專政的私利而置民族根本利益於不顧,千萬不要投身兇惡的強鄰以求自保!

  中共十八大新班子和他們背後的高參良莠不一,人們都寄望於習近平。不過對他的看法也是褒貶不一。我們不想對他過早下判斷,而只是就事論事。官媒當然努力造神,但我們對新興的造神運動毫無興趣,只是如實地把習近平看作一個「人」,並冷靜地評論他就職後交出的每份答卷。希望他能「兼聽則明」,希望他能聽得進逆耳之言,希望他能意識到自己的責任之重,切不可走上別人給他安排的成「神」之路!http://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2013/05/blog-post_2195.html

0 Comments

Realtime comments disabled